当前位置: > 主页 > 历史名人 >

东汉末军阀荆州刺史武成候:刘表生平介绍及历史评价

论历史 - www.8989.pro/2022-08-04/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刘表(142年-208年),字景升,西汉鲁恭王刘余之后,东汉末年名士、汉末群雄之一。 生平 党锢清流 刘表年轻时受过良好的儒家教育,他参加过太学生运动,在士人间享有很崇高的名望。根据张璠的《汉纪》,刘表与山阳郡的同乡张隐、薛郁、王访、宣靖、公褚恭、刘祗 ...
刘表(142年-208年),字景升,西汉鲁恭王刘余之后,东汉末年名士、汉末群雄之一。

  生平

  党锢清流

  刘表年轻时受过良好的儒家教育,他参加过太学生运动,在士人间享有很崇高的名望。根据张璠的《汉纪》,刘表与山阳郡的同乡张隐、薛郁、王访、宣靖、公褚恭、刘祗、田林并称“八交”,或称“八顾”。而《汉末名士录》则说刘表与汝南陈翔、范滂、鲁国孔昱、勃海苑康、山阳檀敷、张俭、南阳岑晊为“八友”。《后汉书·党锢传序》又载刘表与翟超、岑晊、陈翔、孔昱、苑康、檀敷、张俭八人为“八及”,载刘表与田林,张隐等为“八顾”,《后汉书·刘表传》载刘表与张俭等人为“八顾”。《三国志·刘表传》则称其为“八俊”。

  刘表曾于党锢时期((176年)与同郡张俭等受到讪议,却在问罪的诏书下来之前收到风声,于是逃亡,从而避过迫害。及后在中平元年(184年),党禁解除以后,刘表受大将军何进招辟为掾,推荐再次入朝,及后转任北军中侯。

image.png

  肃清江表

  初平元年(190年)荆州刺史王睿被孙坚所杀,董卓于是以朝廷的名义派遣当时的北军中侯刘表继任。由于当时通往荆州的道路被宗贼和反董派的袁术堵挡(时屯鲁阳),刘表无法直接上任。其时关东兵锋四起,江南宗贼大盛;吴人苏代又为长沙太守,贝羽为华容长,各据民兵而称雄当地。于是他匿名独身赴荆州,后单骑入宜城,遂与荆襄名士中庐人蒯良、蒯越、襄阳人蔡瑁等共谋大略。

  刘表首先问道:“贼甚盛,而众不附,袁术因之,祸今至矣!吾欲征兵,恐不集,其策安出?”(此时宗贼横行,民众不附,袁术在南阳又蠢蠢欲动,现在荆州已经是大祸临头了。我希望在这里征兵,但又怕民众不愿从军,你们有何对策呢?)蒯良道:“众不附者,仁不足也,附而不治者,义不足也;苟仁义之道行,百姓归之如水之趣下,何患所至之不从而问兴兵与策乎?”(民众不归附的原因,是因为官员的仁爱不足;民众依附而势力不能兴盛的原因,就是因为官员的义行不足;一旦仁义并行、双管齐下,则民众的归附就如水向低流一样。阁下又何必忧虑,而又去询问征兵的计策呢)

  刘表又问蒯越,蒯越道:“治平者先仁义,治乱者先权谋。兵不在多,在得人也。袁术勇而无断,苏代、贝羽皆武人,不足虑。宗贼帅多贪暴,为下所患。越有所素养者,使示之以利,必以众来。君诛其无道,抚而用之。一州之人,有乐存之心,闻君盛德,必襁负而至矣。兵集众附,南据江陵,北守襄阳,荆州八郡可传檄而定。术等虽至,无能为也。”(平世的统治者都是重视仁义,乱世的统治者则会重视权谋。士兵是贵精不贵多的,重点在于能够得到他们的忠心及支持。袁术为人勇有余而智谋决断不足,苏代、贝羽都是一介武夫,根本不必忧虑;宗贼的首领则大多贪婪残暴,其部下对他们也心存忧虑。我手下有些具备修养及能力的人,只要派遣他们到宗贼首领处加以利诱,宗贼首领们必定领众而来。这时阁下只要把握时机,诛杀那些残暴无道的,再安抚收编他们的部众。如此一来,荆州的本土军民与其他州郡的百姓,都会因为阁下的恩德而扶老携弱而至。届时阁下军民归附,再以南方江陵为根据地,在北方又扼守襄阳,荆州八郡只要传递檄书就可以平定了。即使袁术等人再拥兵而至,亦无能为力矣!)刘表赞叹道:“子柔之言,雍季之论也。异度之计,臼犯之谋也。”

  刘表便使蒯越遣人前往诱骗宗贼,说得来者五十五人(《后汉书》载十五人),就斩杀他们,并安抚收编他们的部众。然而,是时唯有江夏贼党张虎、陈生拥众据守襄阳,刘表于是再派蒯越及庞季单骑前往劝说,二人答允出降,于是江南悉平。而荆州诸郡守、县令因听闻刘表的威名,大多解印绶而逃去。刘表自此理兵襄阳,以观时变。

image.png

  跨蹈汉南

  在反董卓联盟瓦解之后,袁术与袁绍的关系急剧恶化。袁绍于是连结刘表,欲以其牵制袁术。而袁术亦打算袭取荆州,故与长沙太守孙坚结合。初平二年(191年),袁术派孙坚进攻刘表,刘表派江夏太守黄祖在樊城、邓县一带迎战。刘表最初与孙坚交战失利,被孙坚围攻于襄阳城。后来刘表却因孙坚战死而反败为胜,而战事的详情却有三种不同的记载:

  根据《典略》记载,刘表在被围后命令大将黄祖于夜间出兵与孙坚对抗,黄祖失利败走,窜入岘山之中。孙坚于是乘胜追击黄祖,却被黄祖的部下用箭伏杀于竹林之间。

  《后汉书》指出刘表被围于襄阳后,黄祖前来救援,而孙坚就在交战中被流矢所杀。

  《英雄记》却说刘表的部将吕公(或称吕介)领兵屯驻于山上,孙坚以轻骑上山讨伐吕公时,被敌军射中其头,因而毙亡。

  由于孙坚战死,刘表于是就反败为胜,解除了其新政权的危机。

  初平三年(192年),董卓被杀,其余部李傕、郭汜却又再次进据长安,挟持天子。刘表于是遣使入朝朝贡,李、郭二人为了稳固自己势力,便以朝廷的命诏遣御史中丞钟繇封刘表为“镇南将军、荆州牧,封成武侯,假节”,呼为伯父,置长史、司马、从事中郎,开府辟召,仪如三公,希望能够结连刘表为外援。

  初平四年(193年),刘表断掉了袁术的粮道,使其无法再盘踞南阳,迫使他往兖豫方向出走,间接促成了袁术与曹操的匡亭之战。此举不但彻底除去袁术觊觎荆州的野心,更借曹操军的力量削弱袁术势力,使其更加远离荆州,减少了对荆州威胁,也巩固了自己在荆州的统治权。

  建安元年(196年),汉献帝被曹操迎于许都,刘表虽然再次遣使奉贡,但却与北方袁绍保持关系。治中邓羲于是劝谏刘表,刘表不听,答曰:“内不失贡职,外不背盟主,此天下之达义也。治中独何怪乎?”(对内,我没有对朝贡之事上失责;对外,我亦没有违背盟主,这才是当今天下的达义之道。怎么只有你老是在怪我呢?)邓羲不满,于是辞疾而退,终刘表之任内不再出仕。

  其时骠骑将军张济自关中出走南阳,因粮尽而攻打南阳郡的穰城,却因中飞矢而死,其侄张绣于是收兵而退出穰城。荆州官员知道后皆向刘表祝贺。刘表却说:“济以穷来,主人无礼,至于交锋,此非牧意,牧受吊不受贺也。”(张济因穷途末路而来,我作为主人却如此无礼,这并非我的本意,故我只受吊唁而不受祝贺。)之后,刘表又派人招诱张济的余部,其众闻讯而大喜,尽皆服从。刘表于是安排张绣屯兵于宛城,成为刘表在北方的藩属势力,替他抵御外敌。

  当初,长沙太守张羡因为性格屈强、桀骜不驯,故此被刘表轻视而没有被礼待。张羡怀恨在心,最终于建安三年(198年)率领长沙、零陵、桂阳三郡叛逆刘表,刘表因而遣兵攻伐,却连年不下。及后张羡病死,长沙民众又拥立其子张怿为主,刘表不久后方能攻下张怿。刘表于是顺势广开南方的疆土,成为“南收零(陵)、桂(阳),北据汉川,地方数千里,带甲十余万”的大军阀。

  在平定荆南之后,刘表与交州牧张津之间渐生仇隙。在建安四年至八年间(199-203年),交州牧张津对刘表连年用兵。然而交州兵微将寡,故即与刘表作战经年仍是徒劳无功。直至建安八年(203年),张津被部下杀害,刘表为染指交州,便旋即派遣属下赖恭出任交州刺史,希望抢先在朝廷任命官员前占有交州。同时,他又任命部属吴巨为苍梧太守,以接替刚病故的史璜。另一方面,以曹操为首的汉廷则拜交趾太守士燮为“绥南中郎将,董督(交州)七郡,领交阯太守如故”,旨在抗衡刘表在交州的势力。

  最初,荆州之地,人情好扰,加上四周因战乱而骇震,贼众又互相煽动生事,使得荆州处处沸荡动乱。及至刘表作为荆州牧,却能招诱有方,威怀兼洽,令境内的贼党豪强亦可以为其效用。荆州从此万里肃清,群民悦服。另一方面,从关西、兖州、豫州来投靠荆州的学者又有上千人之多,刘表对他们都能加以安抚赈赡,学者们受到资助,亦能得到保护。由于荆州境内界群寇已被肃清,刘表于是开立学官,博求儒士,又命綦毋闿、宋忠等学者撰写《五经章句》,并称之为后定。刘表在任内,爱民养士,从容自保。

  中立偏安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刘表与张绣合击曹操,双方互有胜负。其后曹操与袁绍相持于官渡,据守南阳的张绣接受谋士贾诩的建议,向曹操请降,刘表从此失去了对南阳郡的影响力。接着,袁绍又遣人求助于刘表,刘表向来使许诺,却又不正式派遣军队助战,亦不肯协援曹操,只希望自保于(长)江、汉(水)之间,以观天下之变。

  从事中郎韩嵩、别驾刘先就向刘表说:“今豪桀并争,两雄相持,天下之重在于将军。若欲有为,起乘其敝可也;如其不然,固将择所宜从。岂可拥甲十万,坐观成败?求援而不能助,见贤而不肯归!此两怨必集于将军,恐不得中立矣。曹操善用兵,且贤俊多归之,其势必举袁绍,然后移兵以向江汉,恐将军不能御也。今之胜计,莫若举荆州以附曹操,操必重德将军,长享福祚,垂之后嗣,此万全之策也。”(如今豪杰并争,两个雄主相持于官渡,所以决定天下之局势的重任就在于将军了。若果将军是想有所作为的话,就应该乘此机会而起事;但若不然,就应该选择可以跟从的雄主。将军您又怎能拥兵十万,而坐观成败?袁绍前来求援,您又不派兵协助;曹操贤明,您又不肯归随。这两大势力不管谁胜谁负,都会因怨恨而来对付将军你的,届时我们恐怕不能再保持中立了。我等认为曹操善于用兵,而且又多贤臣俊士归附,他必定能够一举歼灭袁绍,然后就会把兵锋指向我们,恐怕将军到时候也不能够与其抗衡吧。如今必胜之计,莫过于举荆州之众而归附曹操,而曹操必定会看重将军的恩德,您就能长享福祚,子孙晏然,这才是真正的万全之策啊!)

  大将蒯越亦如此劝刘表,可是刘表狐疑不决,便派遣韩嵩前往晋见曹操,以探其虚实。他对韩嵩说:“今天下大乱,未知所定,曹公拥天子都许,君为我观其衅。”(如今天下大乱,大势未知所定,而曹公奉天子于许都,希望阁下能够替我观其虚实。)韩嵩答曰:“圣达节,次守节。嵩,守节者也。夫事君为君,君臣名定,以死守之;今策名委质,唯将军所命,虽赴汤蹈火,死无辞也。以嵩观之,曹公至明,必济天下。将军能上顺天子,下归曹公,必享百世之利,楚国实受其祐,使嵩可也;设计未定,嵩使京师,天子假嵩一官,则天子之臣,而将军之故吏耳。在君为君,则嵩守天子之命,义不得复为将军死也。唯将军重思,无负嵩。”(至圣者可以通逹于普世的价值、忠节,次一等者则只能紧守现存公认的气节。而我韩嵩,仅仅是守节者而已。所谓事君为君,君臣之间的关系既定,所以可以以死守节;现在我奉命前往朝廷仕宦献身,正因为是将军您的命令,所以即使是赴汤蹈火,我也是万死不辞的。以我的观察,曹公明哲,必定能匡济天下,如果将军能够上顺天子,下归曹公的话,必定能够享百世安康之福,荆楚之地亦定会受其庇佑,那么您就应该派我出使了;但若然您举棋不定,却仍命我出使京师的话,一旦天子封我为官,我便会成为天子的属臣,将军的故吏了。正如在君为君的道理一样,我韩嵩只可守命于天子,在道义上就不能够再为将尽忠效命了。唯望将军慎重三思,不要有负韩嵩。)

  刘表以为韩嵩只因怯惧而推搪,便强行命他出使。韩嵩到了许都后,果如所言,被天子拜为侍中,迁零陵太守,到他回来以后,大为称颂朝廷和曹操的威德,又劝刘表派遣质子入朝侍奉。刘表认为韩嵩怀有二心,于是大会群臣数百人,陈兵而责见他。其时刘表盛怒,手持符节想要下令杀他,还屡说:“嵩敢怀贰邪!”(韩嵩你竟敢怀二心啊!)在场的群众大为惊慌,想叫韩嵩谢罪,但韩嵩却不为所动,只向刘表说道:“将军负嵩,嵩不负将军。”(是将军您有负于我,而不是我有负于您。)并且再陈述临行之言。刘表依然怒不可遏,其妻蔡氏知道韩嵩贤良,于是进谏说:“韩嵩,楚国之望也;且其言直,诛之无辞。”(韩嵩名重荆楚,而且他言行率直无假,是诛之无名的。)刘表又烤问韩嵩随行的手下,得知韩嵩并无他意,方才作罢斩杀他的念头,但仍然将其囚禁。

  《三国志·刘表传》:

  初,表谓嵩曰:“今天下大乱,未知所定,曹公拥天子都许,君为我观其衅。”嵩对曰:“圣达节,次守节。嵩,守节者也。夫事君为君,君臣名定,以死守之;今策名委质,唯将军所命,虽赴汤蹈火,死无辞也。以嵩观之,曹公至明,必济天下。将军能上顺天子,下归曹公,必享百世之利,楚国实受其佑,使嵩可也;设计未定,嵩使京师,天子假嵩一官,则天子之臣,而将军之故吏耳。在君为君,则嵩守天子之命,义不得复为将军死也。唯将军重思,无负嵩。”

  《三国志》认为刘表外貌儒,但内心却多疑猜忌,就以上述此事来引证。

  建安六年(201年),刘备在汝南为曹操军所破,于是南行投奔荆州。刘表虽然厚相结待,却没有重用刘备,只安排他驻扎新野,成为自己的北藩。建安十二年(207年),曹操远征柳城时,刘备曾劝说刘表起兵后袭许都,刘表不纳其言。至及曹操还军中原,刘表才对刘备说:“不用君言,失此难逢之机。”(之前不采纳你的建议,现在就失去了如此良机了。)刘备只得说:“今天下分裂,日寻干戈,事会之来,岂有终极乎?若能应之于后者,则此未足为恨也。”(方今天下分裂,干戈日起,机会定会再出现,又怎会有所终极呢?若果今后能把握机会,这回之事就不足以为恨了。)

  不过,自建安十二年,曹操还定柳城后,河北局势已经被稳定下来。在一统中原后,曹操开始为南征的事作准备,而荆州则成为他的第一个攻取的目标。

  无定后嗣

  刘表在晚年时,未能妥善处理后嗣的事宜。刘表的两个儿子──刘琦与刘琮都牵涉到嗣子之争的问题上。 最初,刘表因为长子刘琦与自己的相貌长得相似,而十分喜爱他。但后来刘琮娶了刘表继室蔡夫人的侄女,蔡氏就爱屋及乌,喜爱刘琮而讨厌刘琦。蔡氏于是经常在刘表面前抵毁刘琦,刘表因为宠信蔡氏,于是逐渐信以为真。另外,蔡氏之弟蔡瑁及其外甥张允亦得刘表信重,且又与刘琮相善,故此刘琦越感不安。后来刘琦跟从诸葛亮的建议,向刘表请缨代替战死的黄祖出任江夏太守,以求自安。

  后来刘表病重,刘琦还归襄阳探望。由于刘琦素来慈孝,张允等人怕其父子二人相见而亲情相感,会令刘表确立刘琦为嗣,于是不许刘琦入内探望,并说:“将军命君抚临江夏,其任至重。今释众擅来,必见谴怒。伤亲之欢,重增其疾,非孝敬之道也。”(主公命你镇守江夏,是个非常重任。如今你留下众兵将于江夏而擅来襄阳,主公知道后必定会加以怒责。此举有伤亲情,最终只会使他的病情恶化,这实在不是孝敬之道啊。)刘琦被拒诸门外,不能与刘表相见,刘琦只得流涕而去。而据《英雄记》及《魏书》记载,刘表病危时曾想将荆州让给刘备,刘备不忍趁人之危而再三推却。但南朝宋史学家裴松之在《三国志注》中认为,刘表夫妇早已属意刘琮,这时突然想让刘备接手荆州,不可信。

  建安十三年(208年)秋初,曹操开始领兵出发,南征荆州。同年八月间,刘表因背疽发作,病重身亡,享年六十七。刘表死后,荆州群臣拥立其次子刘琮为继承人。而刘琮在继位一个月内,因为群臣大多主降曹,于是便在九月向曹操请降,正式结束了刘氏父子在荆州的十九年统治。

  学术著作

  刘表在任荆州牧其间,曾经与当地学者共同著作了一部名为《荆州星占》(或名《荆州占》)的天文书籍,并在后世流传了几百年。至少到了唐代,《荆州星占》还是李淳风撰《乙巳占》、瞿昙悉达撰《开元占经》时的重要参考书之一。李淳风亦在《乙巳占》中开列他自述是“幼小所习诵”的星占学参考书共二十五部,其中第十八部就是刘表的《荆州占》。尽管刘表本人未必是《荆州星占》的主要编撰者,但其领衔编著的角色,亦证明他对于天象星宿有一定的研究。

  评价

  刘表是儒家士人,英俊潇洒,品性仁善,为官清廉,理政有方,但是性格怯懦,作风优柔寡断,在统摄军事方面更是有所不足。

  董卓:“但杀二袁、刘表、孙坚,天下自服从孤耳。”

  郭嘉:“表,坐谈客耳。”

  曹操:“我攻吕布,表不为寇,官渡之役,不救袁绍,此自守之贼也,宜为后图。”“刘表自以为宗室,包藏奸心,乍前乍却,以观世事,据有当州。”

  贾诩:“表,平世三公才也;不见事变,多疑无决,无能为也。”

  孔融:“窃闻领荆州牧刘表桀逆放恣,所为不轨,至乃郊祭天地,拟仪社稷。”

  裴潜:“刘牧非霸王之才,乃欲西伯自处,其败无日矣。”又曰:“刘景升,仁义之主也!”

  和洽:“荆州刘表无他远志,爱人乐士,土地险阻,山夷民弱,易依倚也。”

  王粲:“刘表雍容荆楚,坐观时变,自以为西伯可规。士之避乱荆州者,皆海内之俊杰也;表不知所任,故国危而无辅。”

  甘宁:“宁已观刘表,虑既不远,儿子又劣,非能承业传基者也。”

  孙权: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徒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

  《魏略》:“刘表性缓,不晓军事。”

  《吴书》:“表,儒人,不习军事。”

  《刘镇南碑》:“猗欤将军,膺期挺生。桓桓其武,温温其人。初干千里,允显使臣。幕府礼命,集于北军。督齐禁旅,如罴如熊。眷然南顾,绥我荆衡。将军之来,民安物丰。江湖交壤,刑清国兴。蔽芾甘棠,召伯听讼。周人勿划,我赖其祯。欲报之德,胡不亿年。如何殂逝,孤弃万民!镌勒墓石,以纪洪勋。昭示来世,垂芳后昆。”

  陈寿《三国志》:“袁绍、刘表,咸有威容、器观,知名当世。表跨蹈汉南,绍鹰扬河朔,然皆外宽内忌,好谋无决,有才而不能用,闻善而不能纳,废嫡立庶,舍礼崇爱,至于后嗣颠蹙,社稷倾覆,非不幸也。”“表虽外貌儒雅,而心多疑忌,皆此类也。”

  傅玄:“表既杀望之,荆州士人皆自危也。夫表之本心,于望之不轻也,以直迕情,而谗言得入者,以无容直之度也。据全楚之地,不能以成功者,未必不由此也。夷、叔迕武王以成名,丁公顺高祖以受戮,二主之度远也。若不远其度,惟褊心是从,难乎以容民畜众矣。”

  《魏武故事》:“楚有江、汉山川之险,后服先疆,与秦争衡,荆州则其故地。刘镇南久用其民矣。身没之后,诸子鼎峙,虽终难全,犹可引日。”

  常璩:“汉末大乱,雄桀并起。若董卓、吕布、二袁、韩、马、张杨、刘表之徒,兼州连郡,众逾万计,叱咤之间,皆自谓汉祖可踵,桓、文易迈。”

  范晔《后汉书》:“表招诱有方,威怀兼洽,其奸猾宿贼更为效用,万里肃清,大小咸悦而服之。”、“在荆州几二十年,家无余积。”、“刘表道不相越,而欲卧收天运,拟踪三分,其犹木禺之于人也。”、“绍姿弘雅,表亦长者。称雄河外,擅强南夏。鱼俪汉舳,云屯冀马。窥图讯鼎,禋天类社。既云天工,亦资人亮。矜彊少成,坐谈奚望。回皇冢嬖,身颓业丧。”

  柳庄:“昔袁绍、刘表、王凌、诸葛诞,皆一时雄杰,据要地,拥强兵。”

  苏夔:“近者刘荆州之意气,袁渤海之纵横,当其吐纳荆扬,鞭笞河朔,猛将厉于雕鹗,谋臣盛于云雨,从容啸咤,有席卷八荒之心,固以震倘肆椋熏灼宇宙者。”

  赵蕤:“袁本初虎视河朔;刘景升鹊起荆州;马超、韩遂,雄据于关西;吕布、陈宫,窃命于东夏;辽河海岱,王公十数,皆阻兵百万、铁骑千群,合纵缔交,为一时之杰也。”

  李廌:“入自东郭门,言拜景升墓。墓树半枯槎,冥冥立晨雾。鼎国昔未分,萧墙梗天步。呼苍复何用,龙卧独不顾。纡余檀溪水,黯惨蔡州路。登楼欲遣忧,君看仲宣赋。”

  苏辙:“隗嚣、刘表,雍容风议,皆得长者之誉,然其败也,皆以去就不明失之。不如张鲁之庸,败亡之余,知所归往,犹能保其后嗣。”

  曾巩:“景升得二蒯,坐论胜凶残。正当丧乱时,能使憔悴宽。缤纷多士至,肃穆万里安。能收众材助,图大信不难,诸公龙凤姿,有待久盘醒。得一固足兴,致之岂无端。乃独采樗栎,不知取椅檀。盖云器有极,在理良足叹。”

  范仲熊:“刘景升、孙策虽天资英勇,然器轻无君人之体,所以无成。”

  郝经:“表据荆楚,襟带江汉,瞰临许雒。向从昭烈之言,勤王蹙操,则汉未遽亡也。亦优游自喜,阴蓄异志……其坐谈西伯亦犹隗嚣之在陇也。”“表有全楚,坐收天命。事防弗衷,得死为幸。”

  罗贯中:“昔闻袁氏居河朔,今见刘君霸汉阳。尤决有谋空战讨,外宽内狭远贤良。绍因谭、尚须倾国,表为琦、琮立丧邦。观此可为千古戒,怨魂应是绕荆、襄!”

  王夫之:“刘表文土也,而无能自立。”“刘表无戡乱之才,所固然也,然谓曹操方挟天子、擅威福,将夺汉室,而表不能兴勤王问罪之师,徒立学校、修礼乐,为不急之务,则又非可以责表也。表虽有荆州,而隔冥厄之塞,未能北向以争权,其约之以共灭曹氏者,袁绍也,绍亦何愈于操哉?绍与操自灵帝以来,皆有兵戎之任,而表出自党锢,固雍容讽议之士尔。荆土虽安,人不习战,绍之倚表而表不能为绍用,表非戡乱之才,何待杜袭而知之?表亦自知之矣。踌躇四顾于袁、曹之间,义无适从也,势无适胜也,以诗书礼乐之虚文,示间暇无争而消人之忌,表之为表,如此而已矣。中人以下自全之策也。不为祸先而仅保其境,无袁、曹显著之逆,无公孙赞乐杀之愚,故天下纷纭,而荆州自若。迨乎身死,而子琮举土以降操,表非不虑此,而亦无如之何者也。””

  柳从辰:“卓虽受诛,豪杰并起,跨州连郡如刘虞、公孙瓒、陶谦、袁绍、刘表、刘焉、袁术、吕布者,皆尝雄视一时,其权力犹足匡正帝室。”

  王士正:“豚犬儿郎霸业空,冢中人不愧英雄。一杯遥酹襄江上,爱汝名高俊及中。”

  蔡东藩:“刘景升亦非杰出才,偷息荆襄,不思展足,其无能已可概见;至如惑后妻,远长子,卒至身死未几,全州归曹;而于真诚坦白之刘玄德,若即若离,反使其仓皇奔走,濒死当阳,玄德不负景升,景升实负玄德耳。”

  逸事

  刘表作为儒者,对于儒家经典学说都很有研究,并且一直信守儒学所主张的中庸之道。从他在国事上的中立的态度,以及他在以下两件事情的表现中,都可见一斑。

  谢承的《后汉书》叙述了少年刘表与其老师王畅的辩论:

  其时王畅任南阳太守,有鉴于南阳的人民生活挥霍奢华,他于是领头行俭,希望籍此改变民风。然而王畅的做法过于节俭,人民根本无法仿效,因此时年17岁的刘表就劝谏王畅说:“奢不僭上,俭不逼下,盖中庸之道,是故蘧伯玉耻独为君子。府君若不师孔圣之明训,而慕夷齐之末操,无乃皎然自遗 (贵) 于世?”(所谓过犹不及,不论是奢侈或节俭,都要合符中庸之道,这就是蘧伯玉耻于独自成为君子的原因。府君(您)若果不师承孔子的明训,而仰慕夷齐那些微不足道的操行,莫非是想让自己在当世显得分外高洁?) 王畅答曰:“以约俭失之者鲜矣!且能以矫俗之歪风。”(因为节约行俭而犯过失的人甚为稀少吧!而且此举亦兼能纠正世俗的歪风。)

  《三国志‧陈登传》引述了刘表宴客论英雄的经过:

  有一回,许汜和刘备一同在刘表处拜访,当时刘表正在与刘备共论天下英雄人物。许汜于是说:“陈元龙湖海之士,豪气不除。”(陈元龙是个江湖人物,从不检点其豪横的作风。)刘备问刘表:“许君论是非?”(许先生的说话对吗?)刘表答曰:“欲言非,此君为善士,不宜虚言;欲言是,元龙名重天下。”(若果说不对的话,似乎不恰当,因为这位先生是仁善之士,并不会言假的;但若说是的话,也不恰当,因为元龙乃是名重天下的人物。)刘备于是问许汜:“君言豪,宁有事邪?”(您所说的豪横,有事实根据吗?)许汜就说:“昔遭乱过下邳,见元龙。元龙无客主之意,久不相与语,自上大床卧,使客卧下床。”(昔日我因为逃避战乱而路过下邳,顺道拜见元龙。但元龙并没有要招待我的意思,良久亦不跟我讲话,之后更上了大床去睡觉,而我就只得睡在下床。)刘备就为陈登辩驳,直斥许汜说:“君有国士之名,今天下大乱,帝主失所,望君忧国忘家,有救世之意。而君求田问舍,言无可采,是元龙所讳也,何缘当与君语?如小人,欲卧百尺楼上,卧君于地,何但上下床之间邪?”(阁下有国士之名,而现在天下大乱,还望先生要忧国忘家,抱有救世的志向。但阁下却只会求田问舍,所说的话完全没有可采纳的价值,这都是元龙所不喜欢的,又怎会跟你谈话呢?如果我是陈登的话,我则会睡在百尺高楼之上,而要你睡在地上,跟你又怎会只是上下床的区别呢?)刘表听后大笑。刘备于是叹说:“若元龙文武胆志,当求之于古耳,造次难得比也。”(像元龙这样文武兼资、又具备胆色志向的人,大概只能在古代找到,现今的人都难以与他相提并论。)

  曹丕在《典论‧酒诲》一篇中曾提及到刘表子弟的饮酒情况:

  “荆州牧刘表,跨有南土,子弟骄贵,并好酒。为三爵,大曰伯雅,次曰仲雅,小曰季雅;伯受七升,仲受六升,季受五升。又设大针于杖端,客有醉酒寝地,辄以劖刺验其醒醉,是酷于赵敬侯以筒酒灌人也……故南荆有三雅之爵,河朔有避暑之饮。”而文中所提及到的“三雅”酒杯,就是“雅量”一词的典故,意指能够饮下“三雅”任何一爵所盛的酒而不醉的话,就是有“雅量”。(汉代的一升相等于现代的二百毫升)其后“雅量”辗转引申为“器度”、“容人之量”的意思。

  晋代干宝的《搜神记》亦载有一件与刘表相关的怪事:

  “建安初,荆州童谣曰:‘八九年间始欲衰,至十三年无孑遗。’言自中兴〔中平〕以来,荆州独全,及刘表为牧,民又丰乐,至建安八年九年当始衰。始衰者,谓刘表妻死,诸将并零落也。十三年无孑遗者,表当又死,因以丧破也。是时,华容有女子忽啼呼云:‘荆州将有大丧。’言语过差,县以为妖言,系狱月余,忽于狱中哭曰:‘刘荆州今日死。’华容去州数百里,即遣马吏验视,而刘表果死,县乃出之。续又歌吟曰:‘不意李立为贵人。’后无几,太祖平荆州,以涿郡李立字建贤为荆州刺史。”

  郭颁《魏晋世语》则记载一段关于刘表的轶事:

  在刘表死后80余年,即西晋太康年间,有人掘出其冢墓。及后发现刘表及其妻之身形,竟然十分完整,仿如尚在人世,而且溢出的芬香仍能传闻数里。

  宗族

  妻妾

  陈氏(元配),刘表夫人,陈寔族人,为刘表诸子女之母,刘表被派往治理荆州之初,建安八年(203年)前后过世。

  蔡氏(继妻),原是刘表的妾,元配陈氏死后,成为刘表的后妻,并非刘琮之生母。据《后汉书·卷七十四下·袁绍刘表列传》所载,因为刘琮娶了蔡氏的侄女,所以偏爱刘琮而厌恶刘琦,欲立刘琮为荆州继承者,正史亦没有遭曹操杀害的记载。

  姐妹

  刘氏:张允之母。

  刘氏:刘表之妹,随刘表上任荆州,刘表曾欲将其许配给王粲,然而见王粲容貌甚丑,只好作罢。此事件出于世说新语。

  

  刘琦

  刘琮

  刘修

  

  刘氏,嫁王粲族兄王凯,生王业

  

  刘磐刘表平定长沙郡,刘磐与黄忠一同守攸县。

  刘虎

  属臣

  南郡

  蒯良

  蒯越

  蔡瑁

  蔡中(《演义》人物,为蔡瑁从兄弟)

  蔡和(《演义》人物,为蔡瑁从兄弟)

  蔡勋(《演义》人物,为蔡瑁之弟)

  张允

  文聘

  王粲

  王儁

  王威

  傅巽

  邓羲(荆州治中。)

  杜夔

  刘先(字始宗,零陵人,外甥是神童周不疑。曾任武陵太守,归顺曹操后官拜尚书令。)

  刘望之(刘廙之兄,因直谏惹怒刘表被下令处死。)

  李珪

  韩嵩

  韩暨(宜城长)

  伊籍

  綦毋闿

  宋忠

  吕公(《后汉书》注引《英雄记》作“吕介”)

  庞季(刘表初至荆州发展时,曾与蒯越说服江贼张虎、陈生投降。)

  向朗(临沮令,刘表殁后改仕刘备)

  韩晞(与刘虎率五千兵抵抗孙策,被斩)

  陈震

  霍笃(枝江人,刘表部曲,霍峻之兄,病故,由弟继掌部曲。)

  霍峻

  李严(秭归令,曹操入荆州时遁入益州。)

  南阳·章陵

  邓济(曹操攻张绣时,驻防湖阳,为曹军所败被俘。)

  江夏

  黄祖

  甘宁(因不受重用,遂率部往江东投奔孙权麾下)

  长沙

  刘磐刘表平定长沙郡,刘磐与黄忠一同守攸县。

  武陵

  金旋(按史实历阅,应是刘表死后,曹操指派出任武陵太守)

  潘濬

  桂阳

  赵范

  零陵

  刘度

  交州

  吴巨(《演义》误作“吴臣”)

  赖恭(原为刘表指派任交州刺史,因与吴巨不和遭赶回零陵)

  盟友

  袁绍

  张绣

  刘备

  艺术形象

  影视

  电视剧《三国演义》(1994年):张达

  电视台电视剧《武圣关公》(2004年):严欣森

  电视剧《三国》(2010年):姬成功

  电视剧《武神赵子龙》(2016年):王岗

美女图片壁纸 〖寻图网〗

更多百科常识请点击 〖知百科〗

更多健康养生常识请点击 〖延养网〗

更多历史野史请点击 〖论剑历史网〗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热门历史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论历史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论历史网自媒体 联系QQ:7384656 邮箱:Administrator@81108.net | Copyright © 2017-2022 Www.8989.Pro. 论历史网 版权所有 | 工信部备案号:苏ICP备18058150号-1 | 未经本网协议不得私自复制粘贴转载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